重生寡头1991 火第九一九章红场的辉煌(终章)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莫斯科。www.59to.org 五九文学七月份出现细雨绸缪的天气实属罕见。不一点是。这个下着小雨的日子。对遭逢十年苦难的俄罗斯来说。同样也是难能可贵的。因为就在这一天。过去十年中一直作为联邦政治动『荡』与经济疲弱核心点的莫斯科红场。将正式举行一场盛大的阅兵式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联邦第一次举行阅兵式。

    对于莫斯科市民来。这一场阅兵式绝对是难的一见的盛况。尤其是那些在九零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只见识过联邦的积弱凋敝。何曾见过苏联时代的鼎盛强大?因此这一场阅兵式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看热闹的机会。时也是一个增进民族自豪的政治课。

    作为联邦一个地位然的政客。郭守云自然也接到了来自克里姆林宫与阅兵筹委会方面请。至于他在观阅时所站的位置。却不是顶好的一个地方——列宁墓第二层的阶梯回廊处。与联邦诸多的政界代表站在一起。而在过去斯大林的那个地方。除叶老头久加诺夫以及列别德之外。就都是来自各国的首脑人物了

    郭守云在来红场之前。先去了一趟公墓。自从他的势力蔓延到莫斯科之后。包括谢苗老将维克托老狐狸在内。他们都在莫斯科公墓有了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墓地。作为他们孙女婿女婿。他此次重来莫斯科。说什么也的到二老的墓上送一束鲜花的。

    在公墓那边耽搁了近半个小时。等他再赶到红场的时候时已经到了九点四十分。距离阅兵式正式开始仅仅剩下不到二十分钟。故此他也没时间再与|些无关紧要地记者们多费唇舌了。直接便在护卫的簇拥下登上了列宁墓。

    “守云。怎么才到?”着阶梯一路走到二层的回弯处。郭守云正忙着与来自各方的熟人`招呼呢穿一身海军大将将服胸前佩了五枚勋章的西罗诺夫将军迎头撞了过来。

    看。你知道的妮娜对那边的安排有不满意。我这次过来一方面过去给二老地墓上奠一束花另一方面也把墓地的合同签下来。这不。来来回回将近一个小时。差点把正事给耽搁了。”

    说完这些郭守云朝头顶上看了一。压低声音问道:“怎么。老将军没上去?”

    声。说道。“别忘了。那里可是人家国防部的地方。像我这种海军部的从属将领。哪有资格站在那么显眼的位置。”

    “呵呵。老将军今年七十了吧-”郭守云也不接茬他一把揽住老将军的肩膀。笑道。都说人年纪越大脾气越大从你身上一看。我就知道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了。不就是一场阅兵嘛站在什么地方|不一样?你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乌拉!”

    两人这儿正说着呢。墓台的红场上。骤起喧天震地般的“乌拉”声郭守云心里提防。还真被吓了一跳。

    绕开那些『政府』官员们站的密地地方郭守云拽着老将军来到了大石的护栏前。然后顺着向东的方向张望过去。

    好家伙这|面因为有密实的人群。郭守云还|不到什么壮观的地方。可是现如今呢。登上这列宁墓。他就可以将台下整个红场的景象尽收眼底了。

    只见在此刻的红场上。从最南端的瓦西里布拉仁教堂。到北面红墙绿顶的国立历史博物馆。从东侧的国立百货。到他此刻所站地列宁墓。整整的一个红场上。列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方阵——带着绿『色』贝雷帽地特种部队方阵。穿着蓝『色』制服的内务部部队方阵。站在列宁墓下方紧挨着军乐团地将军方阵等等等等而在这一个个的方阵中间。红『色』的旌旗以及联邦各兵种各集团军地军旗翻飞飘扬。

    作为联邦军队的总参谋长。廖缅科将军是今天地阅兵首长。此刻。他正站在那两黑『色』的伏尔加敞篷车内。向南行进。一边向参加阅兵地各方阵士兵行军礼。那一声整齐划一的“乌拉”声。就是他的车子行进过领袖墓地时。广场士兵喊出来的。

    “守云。”西罗诺夫将军今天的心事显然不少。他趁着郭守云朝红场上张望的时候。凑到他耳边悄声说道。“我们决定把列别德赶下他你看看这个想法是不是可行?”

    “哦。你们?”郭云的目光仍旧注视在红场上。同时呢。脸上表情波|不惊的问道。

    “是的

    罗诺夫朝旁边看了一眼。而后才继续说道。“除了以及所有咱们远东出来的将领之外。现在列别德心怀不满的人还有很多。这里面甚至还包括卡赞采夫他们一群列别德的所谓嫡系。”

    “乌拉!”

    广场上阵气势蓬勃的欢呼。

    问道。

    “他管的事情太多了。”西罗诺夫淡然道。“不说别的。就连我们海军部的内务。他都有心要『插』上一手。哼哼。他以为在现如今的联邦军界。谁都比不上他。谁应该向他低头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那点所谓的权威-就已经变的一钱不值了。”

    “哎。说到底。还是为权力啊。”郭守云叹口气。不紧不慢的说道。“算啦。我之前与哈伊尔他们有过约定。你们军方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插』手。所以呢。你们打算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别看郭守云嘴上说的难。其实他心里现在满意的很。列别德这个人不是不可以用。而是不可以长用。对与联邦来说。他这种强悍的军人。根本不适合出任国防部长这个职务。此前呢。大将他推上台。那并不是单纯因为他的权威。从更多的角度来考虑。那只不过是对他的一种利用。现在好了。莫斯科的局势平定下来了。飞鸟尽良弓藏的时机也到了。列别德这个人似乎也到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怎么。守云你不成我们的想?”别西罗诺夫现在已经离开了太平洋舰队。离开了远东。可是他在心里。还是对郭守云存在着一份依赖『性』。因此呢。如今天这件事郭大先生不同意。他这个海军部的总司令估计也会犯嘀。

    “呵呵。将军想的太多了。”郭守云笑了笑。道。“咱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想出这么多年。难道你对我的『性』格还不了解吗?嗯。既然你们要动列别德那就去好了。不管么样我都会支持你们的。不过呢。我希望在你们正式动手之前。能够率先把一件事决好。”

    “什么事?”西诺夫问道。

    “那就是下一任的国防部人选问题。”郭守冷静的说道。“在我看来。这个宝|确是炙手可热。只不过呢。它也很不吉利。任何人坐上去都会觉烫屁股。故此。我希望你与廖缅科两位老将军。都不要对那个位子心存。”

    缅科虽然不是很精通政治。但是这点嗅觉还是有的。那个位子谁想坐谁坐我们是不会去碰的。”

    现在终于步上了正规至少莫斯科的每一步变动都是沿着他所希望看到的那一条路线行的。

    最后一声“乌拉”在红场上空响。伴着这一声呼的结束。军乐团的号声响起。威武壮的前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时隔十年。又一次响彻整个红场的上空。就势恢宏。且充满着节奏感的乐曲声里。一列整齐的白马旗队。绕过红场南侧瓦西里布拉仁教堂门前的弯道。快速的出现在红场上。旗队前面的一位士兵。手里举着的是三『色』的俄罗斯联邦国旗。紧随在他后面出现的。便是一面大红『色』带镰刀锤子标志的前苏联国。

    看着那一面速向前移动的旗帜。郭守云的脑子里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的自己恍惚间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刚刚进入远东时的情景。

    一天能够站在这个位置看咱们红军的阅兵式。”西罗诺夫这时候扭过脸来。笑道。只不过后来的一切不如人愿。更多的时候。我只能站在下面那个队列里。等候着别人来检阅我。”

    郭守云笑了笑。没有接口。

    “对啦。你知道在咱们苏联解体之前的二十年。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是属于谁的吗?”西罗诺夫继续说道。

    “谁的?”郭守云心不在焉的问道。

    “呵呵。这是属于苏斯洛夫同志的。”西罗诺夫笑道。“如今看起来。你与他还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哦?”郭守云愕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