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六百三十八章 阴盛阳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才壹秒記住『九州娱乐ju111net÷小?說→網wWw.xinbiq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长安城独孤阀府邸富丽堂皇大气磅礴,既有江南园林式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又有北方气息浓郁的宽敞豪阔庭院,两者结合得天衣无缝景色美不胜收。

    林沙跟着独孤凤,进了这天下四大门阀之一的府邸之中。

    他什么样的富贵豪宅没有见过?

    可是,进得独孤阀的府邸,却有一种莫名气息缭绕心头。

    很不舒服,却又像清风吹拂一般不着丝毫痕迹,对他敏锐的五感没有丝毫干扰压制作用。

    真是古怪!

    好象刻意让林沙这个‘土包子’,见识什么叫豪奢什么叫门阀的府邸,前头带路的独孤凤,竟是特意放缓了前行速度。

    微微一笑,小姑娘的心思一目了然,林沙还没恶劣到揭穿的地步,倒是很是闲情逸致的四下看看,觉得好的点点头,绝对不合口味的也不予置评,这毕竟是别人的家,这点做客的基本礼仪他还是懂的。

    “哟,这不是独孤家的火凤凰么?”

    面积广阔的前庭才刚走过一半,从旁边的屋子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声男子的刺耳嘲讽:“咦,还带了个男人回来,真是了不起啊!”

    “独孤策,你不要胡言乱语,这是祖母和父亲请来的贵客!”

    独孤凤一张俏脸气得通红,凤目含煞怒火熊熊,浑身气势如火般蓬勃暴烈,好似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气机瞬间锁定口出不逊的青年男子满脸不善。

    “什么狗屁的贵客,不过一平民出身的幸运小子罢了……”

    一位满身锦绣华袍,面容俊秀满脸傲气的青年公子,一摇一晃从旁边房屋中的走廊晃了出来,一双桀骜不逊的鹰目盯着林沙满是挑衅。【九州娱乐ju111net△小↓說△網W wW.xinbiquge.coM】

    “这,就是独孤阀的待客之道?”

    不等独孤凤开口,林沙脸色冷肃沉声质问。

    “屁,你算得了什么玩意,不过某独孤阀看上的又一条……”

    独孤策大摇大摆走了过来。一脸不屑冷笑连连。

    “滚!”

    林沙脸色平静,口中只轻轻吐出一个字。

    噗!

    独孤策却是如遭雷击,耳中如雷霆炸响身子猛的一震,一张酒色过度有些苍白的俊脸猛的涨得通红。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难受异常,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你,你,你竟敢……”

    这一刻。独孤阀世子脸色苍白如纸,身形摇摇欲坠神色萎靡不振。

    “不过初入一流境界,连先天都没到的废物而已,也敢在本将军跟前张牙舞爪,真是不知死活!”

    林沙目光森冷,阴沉如刀轻轻扫了气急败坏兼惊慌失措的独孤策,淡淡道:“看在独孤凤小姐的面子上,今日饶过你这回,下次要是再敢如此口不择言,小子你就等着直接下地狱吧!”

    气机引动之下。林沙浑身布满森寒杀机。

    独孤凤娇躯一晃,精致艳丽的小脸猛然变得煞白,一股森森寒意涌上心头,仿佛皇城门口那一幕即将重演般。

    而独孤策更为不堪,此时他已陷入修罗地狱般的幻境之中,周围死尸遍布血流成河,浓郁的血气熏得他直欲昏死过去。

    哇!

    实在受不住了,独孤策竟当着众人的面,猛的跪倒在地小脸白得不见血色,捂嘴哇哇大吐一股酸味迅速向四周弥漫。

    呵!

    嫌恶的皱了皱眉。林沙晒笑出声抬脚就走,见独孤凤还停留原地一动不动,忍不住开口提醒道:“走吧独孤小姐,某到要看看你父亲是何意思?”

    语气虽轻。却让独孤凤生生打了个寒战,本就苍白的小脸更加难看数分。

    “什么人敢在独孤阀府邸撒野!”

    就在这时,内院方向一声怒吼咆哮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疾如轻风飞掠而至,隔着老远便一掌拍下。

    掌风凌厉,呼啸成风刮得人脸颊生疼。

    “银样蜡枪头!”

    林沙嗤笑出声。身形挺立不动突兀一拳轰出。

    轰隆!

    犹如晴天一声霹雳炸响,一团凝聚不散的拳劲脱体而出,瞬间跨越近丈距离轰在来人身上。

    哇!

    一声惨叫伴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刚才还气势汹汹飞跃而至的身影,被林沙一道拳劲炸得倒飞了出去。

    “小叔叔!”

    独孤凤惊呼出声,身形一展如轻烟疾掠,瞬间跨越数丈距离,一把接着正飞速落地的倒霉蛋身子。

    “原来是独孤阀主的小弟弟,长安城出了名的酒色之徒,难怪如此不堪一击!”林沙眼皮子都没多抬一下,淡淡开口神色平静无喜无悲。

    “……”

    不论是心高气傲的独孤凤,还是被林沙整得没了脾气的独孤策,一时竟是默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出来吧,好戏也该看得差不多了!”

    林沙话锋一转,扭头看向连接后院的一处宽敞大院子,目光森冷嘴角挂着丝丝不屑,冷言道:“堂堂四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难道专做这等见不得人的事儿!”

    “平北将军好犀利的口舌!”

    这时,从那处连接宽敞后院的院子中,转出一位浑身气度不凡,面容沉稳的中年华服大汉,目光炯炯紧紧盯着林沙不放,沉声质问:“平北将军一来独孤阀府邸便如此不客气大打出手,是否太不将独孤阀放在眼里了?”

    “那又如此?”

    林沙负手而立,身形挺拔如枪,说不出的凌厉道不尽的霸道,脸色不变嗤笑出声:“就凭阀主还不到宗师境界的身手么?”

    “你!”

    林沙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拿话直戳独孤峰的心窝子,顿时把个独孤阀主气得脸皮通红暴怒不已。

    “哎呀,看来独孤阀是彻底的没落了啊!”

    林沙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当代阀主,竟是连宗师实力都无,实在让人大感失望啊!”

    “狂妄之极!”

    独孤峰一张老脸又羞又气,猛的飞纵怒喝出声:“就算某没有宗师实力,教训你这狂妄小子也绰绰有余!”

    说着,呛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瞬间剑鸣之声大作,手中长间化作漫天剑光,劈头盖脸向林沙周身笼罩而下。

    “独孤阀主的实力,似乎连自家女儿都不如啊!”

    你有剑老子也有剑,林沙左手往腰间剑鞘轻轻一拍,顿时一把锋利寒芒呛声飞起,右手轻握剑柄好似一头戏水游龙冲天而起。

    叮!

    一声震人耳膜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刚才还气势汹汹,好似要将林沙吞噬的剑光大网消散不见,只有独孤峰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倒飞而去的身影。

    “父亲!”

    还是独孤凤反应迅速,飞身而起将倒飞出去的独孤峰接住,回头怒视林沙恶声大喝:“平北将军你可不要做得太过,这里可是独孤阀的地盘!”

    “那又如何?”

    林沙剑眉微扬,一脸不以为意轻笑道:“某还没怪罪主人招待不周呢,独孤小姐你倒是先倒打一耙,这就是所谓的独孤阀么?”

    一番话,说得独孤凤俏脸通红无言以对。

    林沙却是潇洒的收剑回鞘,转身头也不会向独孤阀府邸门口走去,嘴里不咸不淡说道:“既是如此,独孤阀的主事之人某也见过了,就此告辞!”

    他刚才的表现实在太猛了,独孤阀数位核心高手在他手里,几乎不堪一击。

    所以,周围一圈围拢过来的独孤阀护卫和门客,面对林沙之时难免心虚气短,不要说阻拦了连敢跟他对视的都没有一个,就这样让林沙大摇大摆离开。

    独孤凤银牙暗咬岔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暗自着急。

    想请林沙这厮也不容易,这次好不容易将他请至家中,结果却被家里几个不成器的男丁给搞成这副摸样,真是让她气闷不已。

    说起独孤阀,真有点红楼梦荣国府的影子。

    家中男丁一样的靠不住,全靠祖宗级别的尤楚红支撑。

    小一辈中也是如此,作为孙女的独孤凤天资卓绝,不要说比同辈的所有独孤阀嫡系男丁都要出色,就是几位叔伯甚至父亲都不如她。

    这跟红楼梦里,荣国府全靠老封君和宫中的贵妃娘娘支撑,何其相似?

    只不过,独孤阀在朝堂的势力着实不小,比之红楼梦里早已从二流权贵衰败到三流权贵的荣国府,却是要强得多了。

    不过,就算独孤峰,独孤盛和独孤霸在朝廷身居高位,依旧掩饰不了独孤阀阴盛阳衰的局面。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沙才愿意跑独孤阀府邸一趟。

    大家都知晓独孤阀的底子嘛,以林沙如今的权势,只要杨广不疑他,基本上就没有求到独孤阀的份上。

    反倒是独孤阀,想要在幽州河北一带扩充势力,就不得不借助林沙的权势。

    刚才几番交手,林沙也弄清了独孤阀衰落的事实,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对他独孤阀一干核心成员客气什么。

    眼下,他确实需要在朝堂上有支持的力量,免得莫名其妙中了别人的暗算尚不自知。

    但,这并不代表林沙会胡乱投注,想巴着他平北将军的朝臣,虽然可能不多但也绝对不在少数。

    “咳咳咳,平北将军请留步!”

    就当林沙即将离去之时,突然一声肺痨般的轻咳声响起,同时还有一道苍老的女声轻轻缓缓传入众人耳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aogulaojz.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